春水纵横送我还

才情纵横的醉翁欧阳修:时光虽冷,诗意未央

无论是春天还是秋天,无论是喜悦还是伤悲,那些文人雅士都会让自己静下来,笔墨纵横,写情衷也写离殇,写聚散也写悲喜。看起来,只有那样的时代,才有真正的诗化悲哀。

小琴趣谈历史

险滩恶水之间(一)

据史料记载,在“鬼门关”崆岭滩,1915年—1950年的35年间,先后有6艘轮船在此触礁沉没,有20艘轮船在此擦礁搁浅,木帆船海损更是不计其数。长江航道部门曾于1956年...

中国水运报

风云激荡见初心——写在上海解放70周年之际

游客在江畔,看一江春水奔向大海。不远处的上海市人民英雄纪念塔,三块巍峨雄伟的...创新活力迸射,创新资源涌流,上海全球科创中心建设向着自主创新的神秘领地,纵横驰骋...

央广网

千古豪情《密州四曲》(文/易旭东)

30年后,流放夜郎赦归,在黄鹤楼送四川僧人去长安,又作《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...以“政治地理”来看,确为一方胜国,北有狼山、阴山、西有贺兰山,东南有六盘山...

天下云山e